机会泵——无常中的行持力

看完了机会泵:如何管理你的运气?,是现实世界一剂清醒的良药,不亚于在狂热的人头上泼冷水。对作者提出的思考,概要总结一下:

1、现实世界接受 模糊的精确 会好玩太多,譬如:射艺之禅

2、迷信“因果”,来自于确定性的渴望,只有无挂碍,才能无有恐怖。对于随机性的恐惧。

3、认识无常,才能逆向修炼,用“机会泵”来捕获“偶然”

4、所谓机会泵 就是要造业。机会来了,要配置资源,金钱、时间、体力、人脉以及一切助缘

5、像杀手一样,人肉阿尔法狗。

人的一生,短期靠运气,长期靠实力。我们需要一个运气管理系统,把运气和实力连接起来。这就是机会泵。

(更多…)

突破投资中的反人性,改变基因对我们的“奴役”

 【艺观心相】达里奥的《原则》,与其说是一本投资相关的书,不如说是一本可实现的人生方法论的书。原则的核心是,通过训练来改变我们的人生算法,获得真正的自由。

释迦牟尼揭示道:情绪是苦的根源,我们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改变底层的操作系统,修行的开始就是要从发菩提心开始。当把自己当外人看,不掺和自己的情绪去利他时,最简单的规则就是:自利利他,这样就可以构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投资的戒律就是:远离 贪婪、愤怒、以及无知。

导读:文|点拾投资朱昂(微信号:dianshi830)很多年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伟大投资者的特征是无情》。在投资中最大的问题是被感情所驱动。比如我们看到的追涨杀跌,比如大量的错误决策都是在头脑发热中产生的。

这句话说起来很容易,做到很难。比如投资中如果是模拟账户,就和真实账户操作完全不同。因为里面增加了情绪!做投资必然会面临情绪这一关,如何克服情绪,如何真正在投资上做到一个“无情”的人。

最近几个月集中看了一些心理学,甚至神学方面的书,对这个问题有些理解。所有控制着我们决策行为的,是大脑的“价值体系”。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有最初始的“价值体系”。但是不幸的是,这个一套思维算法模式是落后陈旧的,只适用于原始社会。

(更多…)

和我一起作菩萨

保安三问,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每个人的人生都要面对和解决的灵魂拷问。归结到个人,就是4大基础:生存、生活、生死、生命的问题。师父说:一般来讲,个人生存要面对三个关系:自己与内心的关系,自己与他人的关系,自己与环境的关系。这三个关系的好坏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幸福与否,得乎其中。

  如果有人向你说,跟我一起做菩萨吧?你会怎么回答?你也许会摇头,说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不了菩萨。在你的印象中,菩萨是不是那些站在云端施展神通、降妖伏魔、施贫救苦的神话人物?

(更多…)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那些转行的理想主义者

那些转行的理想主义者
我们用自己的“眼镜”看清外面的世界

【艺观心语】这篇文章几乎就是一个“中年危机”的指南! 身边的朋友,有从互联网去做金融的,有从软件行业出来做教育的,有从时尚行业出来做餐饮的。或者,大家在转行的时候,都在试图解决自己在原来的行业中没有解决的“危机”。本文的视角很清醒:我们不能试图用一种简单的架构,或者一种简单的理论来结构这个世界,否则,我们还是在认知的局限中,让自己陷入一次一次的危机。

在这个多元化的世界里,认知世界的角度,需要经常转换,这也是师父一直说的:“无我”。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凡所有相,既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所以,菩萨们,任运无间的去利益众生,而无疲倦,就像西西佛斯推动着大石头,度罪苦众生,不辞疲倦…(略)然诸众生,脱获罪报,未久之间,又堕恶道…云何众生而不依止善道,永取解脱?

SO,升级我们的 OS,从阿罗汉 OS 到菩萨 OS,然后一地一地去升级,直至成佛 OS。然而,我们的底层系统如此顽固,靠自己研发,门都摸不着,还别说升级 OS 了,怎么办?有一个完美的时刻,那就是我们随时会“挂”,在挂的那一刻,抛弃了肉身硬件的束缚,有个阿弥陀佛的NEO程序员,能够帮你hack 那秀逗的操作系统,拉着你轻飘飘的灵魂升级到西方极乐世界OS,至少是个入门版,未来就有保障了。

愿每一个理想主义者,能够升级自己的 OS 成功!
  • “Disillusion”是个很有意思的概念。它可以被翻译为“幻灭”、“清醒”或“觉悟”,指的是人在意识到理想的虚假或现实的丑陋时,那种失望与醒悟共存的状态。
  • 在这个和平年代,理想主义早已被实用化和大众化,相信自己的工作和事业能改变世界、为自己的人生和身边的事物赋予意义,通过努力工作来实现更高愿景和使命的人称作“理想主义劳动者”,他们比哲学家实在,比政治家踏实。
  • 如果上一份工作不能改变人们的生活,那什么可以呢?
  • 作为一个曾经只从网络上获取场地数据的建筑系学生,我第一次从这个NGO那感受到了某种强大的“情感的力量”——你们不能只是量力而行,你们要拼尽全力。因为只要全心全意,就一定能改变现实!
  • 针对这些现象,另一个NGO将一个集装箱改造成了一间小房子,并长期驻扎在许多移民等工的一个停车坪内。小房子上贴着“Workers Available”(此处有工人)的标志,示意包工头可以到此处招人。于是,寻求工作机会的人们每天早上可以到这个小房子里喝上一碗热汤。他们与包工头的“非正规”交易也能在这个温暖的室内空间进行,显得更加安全可靠。有了这样一个NGO的帮助,工资拖欠问题大大减少。休息的时候,工人们在屋内弹吉他,或是在外头的空地上踢足球,也算是苦中作乐、其乐融融……这个NGO没有提到任何的“主义”、价值观或世界观,他们的行动微小,缺乏宏大的叙事。我甚至无法用一句话或是一个模型来概括他们的所作所为。
  • 经济将悠闲视为一种浪费,政治视悠闲为危险,宗教则视其为罪恶;然而,大部分人却将悠闲视为生活品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解决这一系列矛盾,即是社会运作的关键。
  • 经济生产、政治行为和宗教组织既是人类社会中客观存在的事物,也各是一种自成体系的世界观,被人们用来描述世界、认知世界。不同的世界观对于同一个事物的意义会有截然不同的解释。
  • “工作日下午在外面晒太阳”这件简单的小事来说,经济、政治和宗教就分别给出了“浪费”、“危险”和“罪恶”这三种不同的理解。但生物的视角却能将晒太阳与维生素D的生成以及多巴胺的分泌联系起来——有利于身心健康。
  • 接受某种世界观并通过它来认知世界是一件特别正常的事情。这就像一个近视的人必须依靠眼镜才能让事物在自己的眼中成像一样。
  • 各种世界观、主义和思想确实可以帮助人们更加迅速地处理复杂信息、理清事物的意义。然而,一旦一个人完全接受了某种世界观,他也同时会被这种世界观给“绑架”,形成一套僵硬的思维定式。
  • 对于西西弗斯来说,巨石其实并不是压力的来源,意识(consciousness)才是。
  • 一个做着无意义的事情的人并不一定感到绝望,但如果他试图去解释本就没意义的生活,他才会被绝望的意识给压垮。
  • 对于西西弗斯来说,他那种罕见的拒绝追求生活意义的态度恰恰给了他最大的自由。在加缪看来,西西弗斯也可以是一个快乐而满足的人。加缪是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的代表人物,在《西西弗斯神话》等著作中,他都对“意义”保持了强烈的怀疑态度。
  • 在他笔下,任何通过单一逻辑来给事物赋予意义的世界观都是危险的。
  • 无论是宗教,还是柏拉图式的理形论(Form),在他看来,这些理念都是将原本就荒谬的世间万物给过于简化了,是一种逃避现实的行为,即哲学自杀。
  • 他们依旧是理想主义者:仍然想要改变世界,仍然相信金钱不是衡量人生意义的绝对标准。
  • 分类思维(categorical thinking)主导着我们从小对各个学科和世界观的认知。
  • 它或许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到事物的“意义”并顺着其逻辑找到眼前问题的解决方案,却没能让人去真正地思考问题。
  • 运用强大却单一的逻辑来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公式化,说到底,是一种以实现自我满足为目的的条件反射。
  • 他们都会在用各自的套路处理完眼前的问题后,感到一丝发自内心的愉悦。
  • 毕竟,没有什么比自圆其说和“清晰的逻辑”更能给高压忙碌的现代人带来心灵慰藉了。
  • 一个是因为信奉和履行了某一个理念而感到安心和“有理”,
  • 另一个则是来源于解决实际问题带来的清醒和踏实。
  • 如果社会现象的其他侧面都被某种强大的世界观和叙述逻辑(narrative)给“过滤”掉了,那么思维定式反而可能会将理想给反噬。
  • 与之相比,在停车坪上运营小房子的NGO则没有遵循哪一种宏大的理念。其提供的服务都很简单实在:
  • 这个组织令人“看不透”——你很难用一句话来总结这个组织的行为、运营模式,甚至是价值和意义。但从另外一种角度来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糅合了多种不同的思维模式和世界观
  • 这个NGO同时担任着建筑师、法律援助、心理咨询和社会工作者等职能。他们这样“东一下、西一下”的运作方式虽会显得有些条理不清,却更能准确地描绘出长岛移民问题的全貌。因此,他们得以了解不同思维模式各自的边界(limit),对其关注的问题本身保持罕见的、清醒的认知。
  • 如果一味地追求“思路清晰”,并将其作为一切行动的终极目的和准则,这样做反而会让人丧失对复杂事物的理解能力。
  • “思路”虽“清晰”,脑子却不一定清醒。
  • 从某一行业转到另一个行业,可以让人逐渐认识现实问题的多个侧面;一次次的disillusion,正是让人不断地接近这个世界全貌的过程。
  • 没有疼痛感的转行,很有可能只是原地打转。
  • 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如果因为梦醒而选择新的行业,却又舍不得单一逻辑和自圆其说给人带来的愉悦感;那么即使是拥有了新的前进方向,离理想的距离可能反而会越来越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