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人说,三代养一个贵族,核心是养,也就是用Something去浸泡,然后将这些东西融进去,才能有一种高贵的由内而外的气场。名闻利养,如果用这个方式来说的,最高深的学问也就是这些最朴素的东西,当把它植入信仰,融入血液,一个人也就常常能在平淡中演绎出最为精彩的人生。

最深奥的学问

文:清风慕竹

明朝洪熙、宣德年间出现了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盛世之一--仁宣盛世,说及这一盛世的缔造者,恐怕还轮不到仁宣两位皇帝,这一荣誉的花环要戴在着名的“三杨内阁”的首辅杨士奇头上。奇怪的是,杨士奇居然没有任何学历,这在科举制度已经相当完善的封建社会是非常罕见的。但没学历不等于没学问,杨士奇的学问很大,大的在一些人看来,有些高深莫测,不然怎么能历经四代皇帝而不倒呢?

公元1365年,杨士奇出生在袁州。当时正是朱元璋闹革命的时候,各地都兵慌马乱,民不聊生,杨士奇一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他一岁半时,父亲便去世了,只剩下母子俩相依为命。幸运的是,杨士奇有一个十分有远见的母亲,即使在四处飘泊的最艰难的环境里,她宁可丢弃很多行李,也始终带着一本书--《大学》,每天都在教杨士奇读书。后来为生活所迫,杨士奇的母亲改嫁到了一个叫罗性的官员家里。继父是当地的名士,性格孤傲,他亲自担任起了这个过继来的儿子的老师,但从来没有给过好脸色,而且进入罗家不久,他就强迫杨士奇改为罗姓。然而两年后,年仅八岁的杨士奇的一次惊人举动,就改变了他的看法。

1373年,罗家举行祭祖仪式,看着那庄重的场面,还是小孩的杨士奇想起了他故去的父亲,可显然在罗家的祠堂是不会有杨家的位置的,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祭拜。他从外面捡来土块,做成神位的样子,找到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郑重地向自己亡故的父亲跪拜行礼。杨士奇所不知道的是,他这自以为隐秘的行为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这个人正是他的继父罗性。有一天,罗性把杨士奇叫到身前,叹息道:“我的几个儿子都不争气,希望你将来能够略微照顾一下他们。”杨士奇满腹狐疑,十分不解地看着继父。罗性又感慨地说:“你才八岁,却能够寄人篱下而不堕其志,不忘祖先,你将来必成大器!你不必改姓了,将来你必定不会辱没生父的姓氏。”

杨士奇的生活境遇刚刚有所好转,就因继父获罪流放而再次陷入困顿之中。无奈之下,年仅十五岁的杨士奇就不得不去乡村私塾做老师。那时私塾很多,每个学生入学时候交部分学费,如果觉得先生教得不好,可以随时走人,所以老师的水平是决定其收入的关键。杨士奇酷爱学习,学问根基很扎实,所以很多人来作他的学生,但收入也仅够混口饭吃而已。一个朋友家里也十分穷困,又没有别的谋生之道,家里还有老人要养,实在过不下去了。杨士奇主动找到他,问他有没有读过四书,这个人虽然穷点,学问还是有的,便回答说读过。杨士奇当即把教的学生分一半给他,自然报酬也分给了他。杨士奇回家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母亲,收入少了,本以为母亲会不高兴,出乎他意料的是,母亲却十分高兴地对他说:“你能够这样做,不枉我养育你成人啊!”

就这样,杨士奇一边靠教书糊口,一边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读书研究学问上,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命运迎来了转机。建文元年(1399),朝廷准备修撰《明太祖实录》,从社会上征集文人参加,杨士奇因学行出众,入选了编纂官,他以一介布衣,直接进入了博士云集的翰林院,创造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纪录。

永乐二年(1404),杨士奇因为才能出众,不仅承担起了为皇帝讲读经史的任务,还被明成祖朱棣委以教育太子的重任。就在人们以为杨士奇的仕途充满了阳光与鲜花时,烦恼和灾难正悄悄降临。朱棣虽然确定大儿子当了太子,却话里话外常有微辞,这让**和老三看到了机会。在他们的谗言攻击下,“太子党”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太子身边的一些人入狱的入狱,杀头的杀头,弄得许多追随太子的官员纷纷改换门庭,另找靠山。在这场你死我活地斗争中,杨士奇自然也不能幸免,他被朱棣亲自找来问话。杨士奇没有见风使舵,而是十分平静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太子仁孝,凡是涉及宗庙祭祀的事,祭物、祭器他都亲自查阅。去年将要举行祭祀之时,恰巧太子头风病发作,医生嘱咐说应该发发汗。殿下说:‘那样就不能亲自去祭祀了。’左右劝他让别人代替去做这事,太子怒斥说:‘父皇让我做这件事,我怎么能找别人代替呢?’于是就拖着病体亲自去祭祀。祭祀完毕,出了一身大汗,结果没有用药病就痊愈了。”最后他由衷地感叹说:“殿下天资高,即有过必知,知必改,存心爱人,决不负陛下托。”

杨士奇的话消除了朱棣的疑虑,但他却因为不趋炎附势而遭到其他皇子们的攻击,被关进了监狱。太子朱高炽得知消息十分焦急,但他也是自身难保,实在是无能为力。杨士奇却非常平静,都要迈进监狱的大门了,还嘱咐太子说:“殿下宅心仁厚,将来必成一代英主,望殿下多多保重,无论以后遇到什么情况,决不可轻言放弃。”后来朱高炽即皇帝位,是为明仁宗,杨士奇成为内阁首辅,拥有了相当于宰相的实权。

公元1425年,明宣宗朱瞻基继承皇位,他很有文韬武略,对他父亲朱高炽组建的以杨士奇、杨荣、杨溥为主的“三杨”内阁给予了充分的信任。“三杨”中,杨荣以才识见长,做事果断,精通边防事务,曾随朱棣远征蒙古,立下了汗马功劳。杨荣能力突出,但小毛病也不少,他喜欢享受,生活作风比较奢侈,钱不够花,有时就不免接受一些边疆将官的贿赂。朱瞻基知道后,私下召见杨士奇,问他对此有何看法。杨士奇面色严肃,很郑重地回答说,对于边防事务,杨荣比自己精通,所以不要因小过怪罪他。朱瞻基一听就笑了,说:“你还为他辩解,杨荣可是经常在我面前指责你的短处啊。”杨士奇马上说:“愿陛下能以对待我的宽厚态度对待杨荣。”一席话让明宣宗频频点头,十分感慨。不久杨荣得知了这一消息,非常惭愧,主动向杨士奇道歉,自此两人便建立起亲密无间的友谊,至死都没有改变。

如果说世上有最深奥的学问,在中国就得说是做人吧。杨士奇为子孝,对友善,忠诚君主,待人宽容,他的故事里没有冲杀的惊险,也没有谋略的雄奇,但在今天读来,却仍然让人感受到一种温暖。其实最高深的学问也就是这些最朴素的东西,当把它植入信仰,融入血液,一个人也就常常能在平淡中演绎出最为精彩的人生。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