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观心语】 ZERO TO ONE!
无中生有,应有尽有🌹
著书不为丹铅误,中有风雷老将心。

中有风雷老将心

——西沐先生艺术经济建构随想

王 新

    时近新春,又临己亥。不禁想起了清代龚自珍的系列组诗《己亥杂诗》。这一组诗,艺理并举,情实双华,我每每低徊诵读,不忍释之。180年前的龚自珍,一直在窈深的哲理中,与圆美的思致内,抒写心怀,这是对艺术与哲理的双线建构,也是他对自我人生的多重审视。

1月11日,我在李可染画院,参加中国艺术经济研究院的成立仪式,忙碌闲暇,魂游以歇,久久地看着“艺术经济”四个字,心底蓦然又想起了龚自珍的《己亥杂诗》。两者实不相联,不过,另一方面的客观事实却是,“艺术经济”这种双线建构,皆因吾师西沐先生独力撑拄,方有圆融合一之可能。从艺术市场,到艺术经济,他穷年兀兀,著述等身。这条寂寞之路,西沐先生已走了十数年。对西沐先生的此番壮举,还是《己亥杂诗》的那句诗最适合他:中有风雷老将心。

2007年,中国书店出版了西沐先生的《中国画市场概论》一书。同年,江西美术出版社推出他的《转型期中的中国画市场》《中国画市场大趋势》两本专著。这三本书,是西沐先生对中国画市场深思多年之后的心力之作。他以一个专业学者的身份,对中国画市场投入的温情背后,更多的是对当时书画艺术与市场考量的双重焦虑。从书题便可以看出,西沐先生著述甫始,便舞风蹈雷,把数百年来的艺术现象与市场经济作多维思考。

筚路蓝缕之功,何其壮也?

而从书画市场研究领域开始,多年以来,西沐先生逐步将对书画领域的思考拓展到艺术大范畴的研究,将对市场的微观探研扩充到了文化金融大格局的架构,最终上升到了艺术经济这一全方位、多角度的圆融理论与实践。

众所周知,在我国,艺术之发展与经济之建构,是事实在焉,却又难以研究的一方天地。艺术家言止又欲,经济人欲言又止,脉脉相望,无舟可依。说到底,数百年来的艺术交流,其实造成了艺术经济研究的空白和思考的荒芜。而西沐先生则因其敏锐的艺术触觉与博大的家国情怀,以拾荒者与守夜人的姿态,持续推动文化与经济的合一发展。从书画市场,到艺术金融,再到艺术经济,他一直寂寞自守,拾珠自归,以一种决绝之心力,化艺术与经济的天堑为通途,最终呼唤吾国的文化艺术之自信,推动我国艺术发展之新业态与新转向。

西沐先生在开创艺术经济领域伊始,同时不拘一格,以育人才。当下艺术经济专门人员缺乏,艺术经济学科建构不足。中国艺术经济研究院的成立,便是他对艺术经济人才培育的重视,从而搭建我国文化艺术走向世界的通道。我们可以看到,对艺术经济,西沐先生从个人的思考,逐渐点燃了现实的灯火。他一路走来,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勇于自信,胸飞海岳,思考求己,著述度人,朝夕辛艰,最终建立了一门新的学科。艺术经济学科之建立,艺术经济研究院之落成,更是西沐先生对艺术文化的一份温情所在。

    想来想去,又想起了龚自珍的那句诗:著书不为丹铅误,中有风雷老将心。诚斯言也!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