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观心语】我们都有体会,努力工作的工资,远不如几年前买腾讯股票或者北上广的房子。你再努力也只是一个点,工资只是一个点的努力成果。但腾讯股票与北上广房子的收益,是“点”附着在了快速崛起的经济体上线性周期的收益。

我们中国人讲究天干地支,天干是什么,就是上天的干预,地支就是大地的支持。每年天干地支都会轮换,每年上天会打不同的牌出来。我们行走在地上,依赖地面资源生活的人,如何跟上节奏?

机会判断时,求之于势,不责于人,一个企业和产品能够成功,看明白“天干”——顺势而为,找到外部势能为组织赋能。找到有势能的“面”,不要只寄希望于“点”。

——梁宁

以下内容来自于 梁宁:美团的破局与开局-虎嗅网 
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3900.html?h_s=f2

一、美团是怎么从千团大战中杀出来的呢?

我们中国人讲究天干地支,天干是什么,就是上天的干预,地支就是大地的支持。每年天干地支都会轮换,每年上天会打不同的牌出来。我们行走在地上,依赖地面资源生活的人,如何跟上节奏?

所以,千团大战这张图,时间轴上面的部分,是天出牌,讲的是谁在带这个市场的节奏,什么是构成市场的拐点。下面的部分,就是人间事了:国内几千个团购站,如何蜂拥而起,又怎么崩溃四散。

 二、天干——Groupon 的路径和价值确认

千团大战是典型的由VC吹起来的风口。这股风的节奏,是由美国的一家叫Groupon的团购网站带起来的。Groupon成立于2008年11月,7个月后就实现了盈利,并且融资了1.4亿美金。紧盯着美国新模式的VC和创业者,都被刺激了。一时间,所有的咖啡馆,都有人在讨论,“你怎么看Groupon?”

2010年的1月,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满座上线。2010年的3月到6月,千团大战的主要玩家全都入局了,美团、拉手、24券、窝窝团、糯米团、聚划算,包括聚美优品(团美网)这些都是在这个时间段成立的。

其实团购是个古老的交易方式,只不过突然之间有了一个清晰的样板模式。所有人、所有的钱都抖擞了。疯狂融资、疯狂打广告、疯狂补贴、疯狂开站,每天都有新爆单、融资记录冒出来。

2011年6月Groupon申请上市,预期估值250亿美金,这时候距它成立才两年半的时间。

Groupon之前几轮,融了10.6亿美金,这边中国的头部12家团购网站融了70亿人民币。这一仗中美的投入基本一致。那个时候开始,中国的互联网投资,其实已经不比美国便宜了。所有国内VC都疯了,害怕错过投出中国的Groupon的机会。

当时拉手、24券等的投资人,给创业者的话都是:“你往前冲,速度最重要,钱不是问题”。

游戏里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天选主角,创业者觉得投资的人傻钱多。但是这场游戏带节奏的,是美国的Groupon,不是这个市场里的任何一个人。

Groupon一路高歌猛进冲到IPO门口,突然遇阻了。一瞬间,中国的VC恐惧了,中国的投资风当即就小了,但当时很多人不明白原因。

到了8月,Groupon还没成功上市,所有的VC都对创业者提出了不同程度更为严苛的要求,投资紧缩。一夜之间,那些真信了投资人说的“别管钱,只管扩张”的创业者,集体陷入了困局。

Groupon上市搞了半年,从6月到11月终于成功IPO,但上市发行价按当初估值腰斩,只有120亿美金。几乎是Groupon上市的同时,中国的团购网站第一名拉手网冲击IPO失利。已经创业了五次的吴波,自己承认这次做拉手就是奔着IPO去的。

三、地支——企业的初心

今天回顾拉手的文章,把其后来的大幅裁员和倒闭归因为冲击IPO失利。实际上这家企业的初心并不是服务用户,不是从这里启动一个开局,长远地耕耘一个生态。所以IPO不成,创业的种子就已经死掉了。

国内、国外,天上、地上,这两家龙头企业IPO受挫,VC收紧了钱袋,也就是风口是VC用钱吹出来的,现在他们把风口就像关水龙头那样给关了。于是漫天飞的猪,就都往下摔。

2012年的8月Groupon股价跳水,从100亿美金缩水到20亿美金,到今天它的市值还是如此。这个时候VC的风彻底停了,千团大战到此也已经结束了。

四、看地更看天

为什么想谈这一段?因为很多人,太沉浸在自己当前的事里,眼前的人的承诺里,看地不看天。

我在得到《梁宁·产品思维30讲》里,用两讲谈《点线面体的战略选择》,你要能看到谁在带节奏,看到势能在哪里,看到哪个经济体在崛起。

做事容易,决断难。怎么判断机会,快速地忽悠资源,怎么判断这是危险信号,需要断腕止损,快速离开,不抱任何幻想。

太多创业者,面对机会犹豫,面对危险信号,依然怀抱幻想。你说这怎么办呢?只能等把自己摔碎了,你才相信,你遇到的是钢铁一样的现实。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