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首先要区分,仿古瓷和复烧瓷。以景德镇为例,自2009年起,景德镇市古窑民俗博览区启动以活态方式有效保护、传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景德镇手工制瓷技艺和景德镇传统瓷窑营造技艺工程,并先后成功复烧清代镇窑、明代葫芦窑、元代馒头窑和宋代龙窑。2013年,又复建了景德镇明清御窑“六式窑”中的青窑、龙缸窑、风火窑,并于10月19日同时对这三座窑炉进行了点火复烧。经过3天的烧制,青窑、龙缸窑、风火窑正式开窑认证。作为复烧瓷,它是传统与现代的融合。

我们今天要介绍的是仿古瓷,却因发心不同,让不少收藏爱好者恨之入骨。

仿古瓷

一件完整意义上的仿古瓷,即指以假充真的仿古瓷。它是由两个步骤构成的,首先是仿制,然后是做旧,二者缺一不可。仿制主要包括纹饰的仿制、器形的仿制、釉色的仿制、胎土的仿制和重量的仿制;做旧则是指采取各种技术手段以制造器物的“岁月痕迹”。

景德镇仿制古瓷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于其丰富的地下资源,历代的瓷器遗存(不论完整与否)数不胜数。在当地的古玩市场和跳蚤市场,令人不禁感叹这里出土瓷器之众,尤其大量的瓷片标本,更是初学者的珍贵教材。有人曾在昌江畔即将消失的吊脚楼一个工地上捡瓷片,不到两个时辰,便收获了十余片明清的民窑青花瓷片,由此可见一斑。今天的景德镇艺人们也充分利用了这一优势,在仿制古瓷上费尽心思。

纹饰和器形的仿制

在仿制方面,以纹饰的仿制和器形的仿制相对容易。调查中发现,很多店铺老板往往会花数百元或数千元买一件出土的、已经破损的瓷器,目的是为了仿制上面的纹饰。除了直接仿画之外,他们还会采用细毛笔蘸墨汁在原件上勾勒出轮廓,然后用透明白纸印出轮廓,再将该纸贴在新的瓷胎上摹,这样往往仿得比较到位。水平最高的甚至采用电脑三维扫描纹饰,几乎丝毫不差。器形也是如此。今天的古瓷仿制者比较起过去的艺人,最大的不同便是利用各种博物馆图录和图书,并根据上面的图片和数据,模仿纹饰和器形,水平高的甚至可以做到惟妙惟肖。

这里顺便也提醒陶瓷收藏爱好者,在学习瓷器鉴定知识的过程中,千万不能死记硬背上面的纹饰特征和器形特征,必须在市场中多实践多学习,避免按图索骥造成损失。

胎土和釉色的仿制

对于利用新原料仿制古瓷的人来说,胎土和釉色的仿制是最困难的;如同模仿一幅书法作品,你可以模仿字形,却很难仿出风格。胎土的仿制取决于原料的配方,南宋以前景德镇瓷器的胎土一直以单一的瓷石为原料。当上层瓷石出现能源枯竭时,南宋末年,景德镇瓷工在浮梁瑶里乡麻仓村发现了麻仓土,用这土掺和不子(注:念dunzi,特指砖块状的瓷土块)制成的坯性质硬。后在高岭村发现与麻仓土一样性质的泥土,名高岭土,这是制瓷工艺一大转折。“二元配方”的制胎法也让景德镇瓷器自元代起扬名全国。

今天景德镇的很多陶瓷作坊为了节约成本,直接购买来自外地制泥厂的原料,在景德镇的南山里也有不少这样的制泥厂,用这些原料制作的瓷胎很容易识别真伪。比较难鉴别的是严格按照瓷石加高岭土的配方制作的瓷器,然而终究不可能做到完全相同,尤其是明代早中期的瓷胎,由于麻仓土已经消失(消失于明中后期,据说这也是明后期大龙缸屡屡烧制失败的原因),今天已经不可能复制。

而釉色的仿制取决于釉料的产地和配方,不论是青花的钴料,还是釉里红的铜料等,不同时期的产地和配方也有差别。以青花瓷的钴料为例,从元代的苏泥勃青到明初的石子青,再到成化的平等青、嘉靖万里的回青、天启崇祯的珠明料,最后到清中晚期的洋蓝等等,都因产地的不同而呈色效果各异。随着很多原料的消失,今天已经仿不出那一时代真品的效果。当然,釉水的稠稀比例和上釉方式也影响着最终的呈色效果。至于对重量的仿制则更难,毕竟,对于大部分仿制者来说,他们并没有机会亲手接触真品实物,所以这一点也不易仿制。

在今天瓷器的鉴别要素中,掌握胎土和釉色的特征是至关重要的,建议收藏爱好者在刚入门时可以先买一些瓷片标本学习,等琢磨透之后再买完整器,方是正确之道。

3 老原料结合新工艺仿制

工艺有四种:老胎新绘、老釉新胎、旧件新器、复火。

老胎新绘:比较常见的是利用清代中后期及民国的白胎,在上面绘上粉彩等釉上彩,使其价值增倍。这时你鉴别就不能单纯依据胎质状况了,而是要参考颜色釉是否到位、釉光是否温润等因素。

老釉新胎:近几年景德镇也陆陆续续地出土了一些过去的釉料,仿制者会利用老的釉水去装饰新胎,鉴定时应重点观察釉面与胎面的结合紧密程度。

旧件新器:老的足、流、底、口、颈等等残缺的出土物,往往被组装在新的瓷器中;这种作伪迷惑性较强,应仔细对比整器的各个部件是否一致。

复火:复火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指将残缺的旧器(残缺部位较小,如器身的冲或器口的磕口)的残缺部分修补好,再放入窑中复烧,出窑后完整无缺,价格便提升数倍。第二种是指将老的瓷片碾碎成粉末,加上其他矿石原料,做坯烧胎。

做旧的推陈出新

从氢氟酸到高锰酸钾再到中药

前面说的都是仿制的手段。而“做旧”的手法,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到90年代中后期,做旧以仿出土器物的特征为主。常见的手法是用砂纸打磨新的釉面,或者用氢氟酸腐蚀釉面,然后涂刷泥水,泥水渗透到被破坏的釉面内,造成出土的效果。然而这种方式在今天慢慢被淘汰,一方面是容易识别真伪,另一方面是随着生活档次的提高,收藏群体对品相的要求也在提高,旧的做旧方式已经不适应新的形势。

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今天是做旧的第二阶段,以仿传世品的特征为主。传世品由于保护得当,一般不会出现出土器物那种较大程度的釉面破损,其釉面具有脱玻化特征,釉光温润,且底胎比较细腻,内壁可见“鸡爪纹”等等特点。中低档次的仿品出于节约成本的目的,往往会采用在釉面上涂抹高锰酸钾来造效果。高档次仿古瓷则会采用中药浸泡的方式造老瓷效果,掌握这种做旧手段的师傅数量并不多。用中药煮泡做旧也会因对象不同而略有差异,比如,为了造粉彩瓷蛤蜊光效果,会在中药里加少许酒精,而为了消釉下彩瓷的亮光,会滴入少许氢氟酸(据说,一小瓶氢氟酸可以用半年)等等。

其他的表面做旧方式还有很多,比如用茶水煮、用香火烟熏、涂细煤灰等等;至于器物内壁出现的鸡爪纹,在上釉瓷刚出窑时用小锤敲砸即可仿出。

压光法:多用于无釉陶器表面的上光。具体方法是:先用热吹风机或烘箱把着色部位加热到60℃-70℃,涂上一层石蜡或川蜡。涂时先把蜡涂在布上,再用布摩擦着色或仿釉部位。然后用坚硬光滑的工具(如玉碾子、玛瑙碾子)在其表面擀压,直至出现理想光泽,最后再用绸布擦拭。这种办法会留下细微的痕迹,细心观察便能发现。这几年又新采用一种高细砂来打磨,作旧的仿古釉面需在高倍放大镜下才可发现。

抛光法:这种方法使用得最多,分手工抛光和机械抛光两种。手工抛光是用绸布蘸取磨膏,在仿釉表面柔抛处打,然后用汽油和乙醇分别清洗抛光部位,必要时可再上点石蜡或川蜡,并用绸布进行抛打。用这种抛打出的光泽比较柔润。另外还可以用技工打磨机和高速涡轮牙钻机进行抛光,这多用于明清瓷器的修复。机械抛光不仅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而且能提高抛光质量,抛出来的光有较好的釉质感觉。顺着太阳光线,用十倍以上的放大镜探视瓷器表面釉层,古陶瓷表面的磨损纵横交错,粗细深浅不一,新陶瓷则无这一现象。

罩光法:这种方法是在仿釉涂层表面喷涂一层上光涂料,目前比较好的上光材料是热固型丙烯酸上光漆,涂层透明无色光亮。喷涂后要烘干固化,固化后的涂层可用抛光膏打磨,效果会更理想。采用这种方法加工过的瓷器表面,在显微镜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加工时留下的有规律的运动轨迹。

手磨法:瓷器出窑后,以汗手盘磨数月,直至消去刺眼“火光”。但此种手法耗时费工,且须仔细周到,现已不多见。

水磨法将器物放在不断流动的水下,用流动的水摩擦釉面,消去“火光”。

油磨法:先用浆砣轻轻擦磨,复用牛皮胶舵沾油磨之以消除细痕,使釉面平滑润泽。

酸浸法:因为陶瓷的釉为硅酸盐,形成光泽美丽的透明玻璃感釉面,用醋酸、氢氟酸、硝酸、草酸等能与硅酸盐起反应的酸液浸泡瓷器就能造成釉面腐蚀,使釉面黯淡,出现混浊感,从而消去“火光”。有的不浸泡,直接用沾酸的抹布反复擦釉面,也能达到效果。此种手法弊病在于酸对釉面腐蚀过于强烈,使釉色失透,光泽过于黯淡,甚至呈乳浊状,与那种岁月积累自然形成的“蛤蜊光”有天壤之别。在高倍放大镜下可显现出无数个被酸腐蚀过的小孔。

混合浸法将几种溶液混合在一起使用,例如用醋酸浸后再用茶叶水、草木灰水等。这样不仅能消去“火光”,还能作出各种各样的污渍,让人误以为是长期使用所至。釉陶和吸水率较高的瓷器经乙酸处理后,其残留物极易被胎体吸收。用热水浇洗器物表面,就会散发出辛酸气味。

氧化法:用强氧化剂高锰酸钾使釉面氧化,除表面呈微微红色外,其余特征与酸浸法处理后一致。用水将器物冲洗干净,过多使用高锰酸钾的,水会呈紫色。有时用手指醮点水一摸,手指也会被染成紫褐色。

涂抹油渍法:就是将厨房中油烟机里面的油渍,用海绵蘸取,涂抹在陶瓷表面,一个小时之后再擦干净,重复操作数次可以使陶瓷釉面亚光,而且没有磨损的痕迹,此办法成本非常低廉。

消光剂消光法,则是在配置的釉料中添加一定比例的氧化锌、氧化锆等消光剂,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采用能量色散X荧光分析,只要发现器物釉中的某些金属氧化物含量超出正常值,就可断定它是现代仿品。

土埋法就是将新瓷埋入细泥,经过数天取出用干布擦去,如此往复数次后可见釉面有发黄的老色。

高压蒸煮,就是用茶水加少许碱把瓷器久煮去掉浮光。近些年则将新仿品放到高压锅内蒸煮,也可达到釉面失光的作旧的目的。

明清以后的瓷器上很少有水锈

作水锈的主要对象是

距今年代较远的出土陶瓷器。

方法有以下几种:

铺撒法:用毛笔蘸取适量稀释的硝基清漆,在需要做水锈的部位薄薄地涂一层(如水锈显流挂状,可把料液蘸得饱和一些形成留痕),其未干时将滑石粉或其他体质颜料粉末铺撒在上面,干燥后把浮粉清除干净就行了。在做水锈时,也可以适当加入其他颜料或撒上一点黄土,与土锈同时做。虽然表面很像,但用刀具一刮,便知真伪。

复分解法:在需要做水锈的部位涂上一层硅酸钠水溶液,待涂层干燥后,用5%的稀盐酸在涂层表面刷一遍,盐酸遇硅酸钠后会发生复分解反应,生成白色盐类物质,最后用清水冲洗以下作锈部位,去没有反应的化学物质和多余的盐分则可。

土埋法:将仿制的陶器埋入地下水丰富的黄土中,埋数月后,取出晾干,反复数次,便可生成土锈,埋在古陶烧制旧址或古墓中,则效果尤佳。此种手法弊病在于土锈生成时日尚浅,与陶器结合不紧密,用指甲或刀刃轻刮就会脱落,而真土锈决不会有如此现象。

加热法将陶器烤热,再将取自古陶旧址或古墓的土掺以白矾趁热反复涂抹,如此往复,直到颜色与出土无异为止。此种手法也存在结合不紧密的弊病,另外若以加碱开水冲洗,土锈会全部脱落。

涂泥法:将泥土放到特制的中药中煮20个小时,然后将得到的泥浆涂抹在陶瓷表面。经过这种处理的土锈与出土土锈极为相似,且与陶瓷紧密结合,即使用利刃刮削,也不易脱落。

胶泥法:先将陶瓷玻璃胶和泥土混合搅拌成粘稠状,涂抹在陶瓷表面,然后将燃烧的报纸加热、扑打陶瓷表面。所制成的土锈与陶器紧密结合,而且黑色的纸灰会深入泥土中,更显得岁月的痕迹。因为有玻璃胶的存在,遇高温会发出玻璃胶燃烧的气味。

上色法:在陶器表面先涂刷两遍虫胶漆,然后以虫胶漆调矿物颜料浸泡陶器作成底色,最后表面施白芨汁作土锈。此种手法作出的陶器一进热水,作伪痕迹便一览无遗。至于补修器、拼接器,其接缝处土锈不会与原物凝结为一,细加辨别,不难看穿。

浸墨法:即用墨汁浸染釉面,并使之进入开片的缝隙中,然后再将表面墨汁用水清洗干净,产生“铁线”效果。目测,用浸墨法制作的“铁线”,色泽单调缺少变化,与古代真品“铁线”存在一定差别,容易鉴别。

高锰酸钾浸染法:先将器物浸泡在高锰酸钾和红糖的混合溶液中,经过数天浸泡后将其取出,会在器物表面形成黄褐色污垢。如果釉面有开片,其缝隙可呈现黄褐色“金丝”效果。作旧时间在一年以内的器物,釉面的气泡和开片中往往会有高锰酸钾残留物存在。用手指醮点水一摸,手指也会染成紫褐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