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序

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

我们都是囚徒。

关押我们的牢房,有的有墙,有的无墙。在有墙的牢房里人可能醒着,在无墙的牢房里人可能已沉睡。那无墙的牢房由我们一心追寻的功名利禄—生命堆积物组成。其中既有财富、权力、地位、名声等社会堆积物,也有语词、概念、理念、理论、逻辑等理性堆积物。这些常常是“人上之人”的标签,占有它们很舒坦。一旦舒坦起来,生命也就被奴役了,堆积物也就成了拘押人最坚固的牢房。free hit counters

当今问题解决的唯一途径是生命意识的觉醒!唤醒中国人心中的巨人!或许这就是撰写《垂直攀登》的动因吧。写作时,我常常被稻盛和夫一个个活生生的细节所打动。我真切意识到,那渗透在细节中的一抹灵明,注定会在不经意之间唤醒人的良知。

稻盛哲学的核心是“敬天爱人”。在敬天爱人的背后有一个原点,即“作为人何为正确”,这不是个判断句,而是个问句。

稻盛和夫习惯于把经营之圣的帽子扔掉,把董事长、总裁、专家、权威、经验丰富、学富五车等帽子统统扔到太平洋里去,就作为一个最简单、最平常的人,切实地问一问“作为人何为正确”。先前的答案挪到下一刻就不管用了。此时此地此景此物此心,需要活在问题中,用一颗敏锐的心去致良知。这种状态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纯粹。

纯粹,是一个出发点、一个新鲜活泼的生命状态、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好玩的游戏、一个自转的轮、一个初始的运动、一个神圣的肯定。这就是乔布斯所推崇的“初学者心态”。当一个人带着老手的成功、经验、词语、逻辑、财富、权威、地位等堆积物,可能只看到新事物的一两个点。而一旦放下成功,永远当个新手,一万个景象会呈现,一万个方法会泉涌,诚可谓“万象齐现,万法齐含”。乔布斯之所以有源源不断的创新,这是真正的密码。

稻盛和夫与乔布斯的真正知音在中国。两位世界级商业领袖与众不同的意识,在一位中国老农民的大白话里得到了完整的呈现:

“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

“空空空。”

日前我去九华山第一次听到这两句话,就真实地喜欢上了它们。它们恰似一抹灵明,直抵我的心底,立马使我容光焕发。大白话不跟你绕弯子,不跟你说伦理,也不跟你说“利他”,而是在说一个生命的状态,在说一种生命的逻辑,在给“利他”一个理由。

这句话是1985年91岁圆寂的老农民、老和尚朱毛和生前一直挂在嘴边的话。朱毛和圆寂后却成为新中国第一个肉身菩萨。

于今他的真身供奉在生前修炼的双溪寺。现在村民还记得老人平时有点儿疯疯癫癫,给人治病分文不取,自己没东西吃了就跟村民要一点,嘻嘻哈哈的。等他走了20多年后,村民们才越来越觉悟朱毛和在跟他们说天大的道理。

【引申开,“好人好自己”还有一种大宇宙观:一花一世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个人的生命与宇宙息息相关。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相等。你怎么对世界,世界就怎么对你。】这是中国本土关于生命本真的哲学。有些人从外部接受了博大精深的思想,可是却把自己的思想挤压得不成样子,而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粗人,却天生就具有真知灼见。朱毛和的这两句话,是在说做人做事的一个原点、一个做人的初发心,涵盖了做人做事的所有道理,当然也涵盖了做企业的本真。这也是稻盛和夫与乔布斯两位经营之圣缔造商业传奇的密码。

朱毛和的大白话透露出一种正向积极意识。好人,乐于助人而惠及自己,乃至惠及后人;坏人,祸害他人而殃及自身,甚至殃及子孙。没有无缘无故的便宜,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损亏。凡是讨了人家便宜的,早晚要还的。这里面有看得见的逻辑,也有看不见的逻辑。看不见的能量流动,我们往往称之为神秘力量。呈几何倍数的能量是我们不可能一下子了然的。太多的不确定性,往往使我们举棋不定,手足无措。遇到这种情况,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选择正义。

既然无捷径可走,那就干脆走正道,好人好自己。

这是中国本土关于生命本真的哲学。有些人从外部接受了博大精深的思想,可是却把自己的思想挤压得不成样子,而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粗人,却天生就具有真知灼见。朱毛和的这两句话,是在说做人做事的一个原点、一个做人的初发心,涵盖了做人做事的所有道理,当然也涵盖了做企业的本真。这也是稻盛和夫与乔布斯两位经营之圣缔造商业传奇的密码。

把朱毛和、稻盛和夫与乔布斯这三位禅师放在一起,从他们的顿悟和细节创造中,我发现了一个做企业的原点和一个做企业的纵横坐标。

这个纵横坐标的原点是“从人出发”,从良知出发,从爱出发。纵轴:从客户出发,形成以“妙有”为中心的一整套市场策略;横轴:从员工出发,形成一整套以“利他”为核心的体制安排。乔布斯偏重于从客户出发,以创造“妙有”为核心,形成了一整套“共振、专注、植入”的市场策略。稻盛和夫则偏重于从员工出发,以“利他”为核心,形成了一整套唤醒人潜能的阿米巴体制安排和场域。

据我一孔之见,在中国,这个纵横坐标做得最好的公司当属华为公司。华为的纵轴,从客户出发的一整套市场策略,把客户的运营现场当做自己的研发试验场,与协作商组成同呼吸的生命共同体,非常独到。华为的横轴,从员工出发,也做到全球领先,可与京瓷相媲美。在华为的股份中,任正非只持有不到2%,其他股份都由员工持股会代表员工持有。如果你离职,你的股份该得多少,马上数票子给你。哪怕是几千万元、上亿的现金,任正非的眼睛也不眨一下。但是你离开公司,就不能再继续持有华为股份。华为股份只给那些现在还在为华为效力的人。

做企业只从人出发。《垂直攀登》这本书,从缘起的视角,讲述了稻盛和夫如何尊重人、信任人、解放人与成就人的故事。这是一面镜子,你会在不经意间照见你自己。真理倾听者从来都不逊于真理讲述者。有着独特生命体验的你,在这面镜子里所看到的风景,一定会远远超过我这个叙述者目力所及。

“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空空空”。朱毛和的这两句话意味深远。如果说前者是在说一个正向价值,那么后者就是在说一个状态。两者的交集,很有点空中妙有的中庸味道。人们的眼耳鼻舌身意,不是为认识而设置的,不是用来认识事物的,而是用来驾驭事物的。朱毛和能说出来,你也可以说出来。朱毛和能践行,你也可以践行。你行,中国人就行。

这是中国人几千年来一种生命状态的传承。这个脉系的传承,在木匠、铸剑师、农民、艺术家、拳师、技术员、科学家、企业人  “中一直绵延不断,一时一刻都没有断过。他们是接地气的人。凝神专一的创造和劳作使得他们生动活泼。思想不是一种习得物,而是一种自然拥有的禀赋和天性。他们既锤炼肌肉,壮健心灵;同时又促进精神健康和身体健康。他们以本性为指导,与运气和快乐同行。

保持这样一种新鲜活泼的生命状态,是摆脱囚徒困境的唯一出路。

王育琨

2011年12月26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